72歲奶奶每天到工廠上班,原因讓人淚目……

 今年7月,19歲的鄭森友順利從廣州市番禺區工商職業技術學校畢業了。畢業後,他成為番禺區一家服裝企業的正式員工。

這對一般人而言或許稀鬆平常。但對森友和他奶奶來說,背後所付出的艱辛,是常人難以想像的。

森友長著一米八幾的個子,智力只有五六歲。他是一名自閉症患者。因缺乏與外界溝通與交流的能力,自閉症患者像天上的星星一樣孤獨地閃爍著微光,因此被稱作是

“每一個自閉症孩子的家長都希望孩子可以融入主流社會。”森友的奶奶徐平說。在奶奶十幾年如一日的細心培育下,森友不僅順利從技校畢業、習得一技之長,還在藝術方面小有成就,獲得了鋼琴與吉他十級證書。

▲8月25日,鄭森友的奶奶徐平拿著吉他譜協助孫子練習吉他彈唱。

徐奶奶告訴記者,所有的圖片都不用打馬賽克,所有的名字都可以用真實姓名。她說:

▲除了照顧森友,奶奶平常還要照顧森友7歲的弟弟。一天下午,祖孫三人手拉手走在小區的林蔭道上。

從牽著森友上學,到陪著森友上班

徐平奶奶走起路來健步如飛,說話中氣十足,笑聲爽朗。完全看不出來,她已經72歲了。年輕時,家庭的坎坷煉就了她堅韌不拔的品質和豁達樂觀的精神。

森友4歲9個月大的時候,行為發展評估僅1歲3個月。自那以後,徐奶奶開始帶著森友四處看病,牽著森友上學,到現在陪著森友上班。含辛茹苦、無微不至的背後,是嘗盡人間的酸甜苦辣。

▲森友每天早晨先搭乘小區的接駁大巴到地鐵站。

▲森友換乘地鐵去公司,奶奶在相鄰的車廂不遠不近地跟著孫子,以防他走丟或遇到麻煩。

▲上班路上,森友的鞋帶掉了,他低下頭來仔細地將鞋帶係好。奶奶說,森友以前係不好鞋帶。工作後由於打包產品經常需要重複打結的動作,所以他順帶掌握了綁鞋帶的技能。

▲公司裡,森友將打包好的產品放到倉庫的架子上。

▲森友一邊聽歌一邊工作,他所做的每一個看似簡單的動作都是奶奶花了很長時間教會的。必利吉臺南 必利吉臺灣 必利吉臺中 必利吉臺北 必利吉高雄 必利吉藥局必利吉  必利吉藥局  必利吉ptt  必利吉哪里買  必利吉藥局ptt  必利吉正品

必利吉副作用  必利吉真偽  必利吉官網 必利吉 dcard 必利吉高雄 必利吉 副作用

必利吉 香港 必利吉 p force 藥 局 必利吉 p-force 必利吉假藥 必利吉價格 必利吉價錢

必利吉心得 必利吉購買 必利吉哪里買ptt 必利吉p-force藥局 必利吉評價 必利吉p-force

必利吉 使用 方法

▲擔心森友將公司的電話線拔掉,奶奶特意在電話機旁貼了“不准動接頭”的小紙條,提醒森友不要搗蛋。

▲森友在公司走廊的照片牆上找自己的照片。

▲森友上班,奶奶全程陪同,一方面是監督森友工作,另一方面她也盡力幫公司打理好倉庫。

森友症狀嚴重的時候,他會抽動,會突然大叫,甚至在路上橫衝直撞。徐奶奶提起這些往事卻笑著說:“那時候,我常常在口袋裡裝著幾百塊錢,在森友打擾了別人的時候賠禮道歉。”

吃了鎮定藥物,森友變得很容易累,有時候走在路上就要往地上躺。徐奶奶只好一邊學習自閉症的治療方法,給森友干預治療;一邊在醫生的指導下,給森友逐步減藥。說到這裡,

森友8歲時,徐奶奶認為,森友將來或許只能做流水線一類的簡單且重複性工作。為了培養森友做事的專注度,讓他能定下心來做一件事情,徐奶奶讓森友先後學習了鋼琴、吉他、架子鼓、畫畫等他喜歡的藝術。如今,森友的鋼琴和吉他水平都達到十級。2016年,他還同鋼琴家郎朗同台演奏過。

▲森友在客廳彈奏《菊次郎的夏天》。他已經拿到鋼琴十級證書。

▲森友上網課學習畫畫,奶奶在一旁陪聽。

▲森友畫的人物眼睛一個在上一個在下,奶奶雖然知道孫子畫的比例不對,但從不評價他畫得是好是壞,總是任由他畫。

▲森友臨摹小林漫畫,奶奶用鉛筆和他一起勾勒人物線條。

日復一日的瑣碎細節中,讓森友養成好習慣

記者同徐奶奶、森友一起坐在圓桌旁用午必利吉臺南 必利吉臺灣 必利吉臺中 必利吉臺北 必利吉高雄 必利吉藥局必利吉  必利吉藥局  必利吉ptt  必利吉哪里買  必利吉藥局ptt  必利吉正品

必利吉副作用  必利吉真偽  必利吉官網 必利吉 dcard 必利吉高雄 必利吉 副作用

必利吉 香港 必利吉 p force 藥 局 必利吉 p-force 必利吉假藥 必利吉價格 必利吉價錢

必利吉心得 必利吉購買 必利吉哪里買ptt 必利吉p-force藥局 必利吉評價 必利吉p-force

必利吉 使用 方法餐。

席間,上了一碗森友喜歡吃的土豆絲。森友立刻站起來,夾起滿滿一筷子的土豆絲就往嘴里送。徐奶奶馬上輕聲提醒道:“森友,這樣是不可以的哦!你要先把土豆絲夾到碗裡,再吃自己碗裡面的。你這樣做,別人怎麼吃啊?”

記者連忙說:“沒關係,沒關係!”徐奶奶卻說:“不可以!”

果然,森友乖乖地,按照徐奶奶的話,先把菜夾到自己碗裡再吃。

徐奶奶說,森友很多不好的習慣,都是她這樣一點一點磨掉的。她總是教育森友,要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。

▲森友的小學同學給奶奶寄來的信。

堅持帶森友出門,讓他有尊嚴地生活

徐奶奶也把對孫子的愛推廣到其他自閉症孩子的身上。

她是森友小學的家委特約顧問,常常和學校特教、心理老師一起,幫助和指導陪讀家長和影子老師。她還利用周末的時間,和其他自閉症孩子的家長分享教育經驗,也到其他自閉症孩子的家裡做家訪。

徐奶奶的微信好友裡有幾千個自閉症孩子的家長。她說:“我總是要在朋友圈裡發一些森友進步的表現,這也是對其他家長的鼓勵。”

“與其說我幫助了其他自閉症孩子,不如說我幫助了他們的家長。”徐奶奶說。

她告訴記者,在孩子確診自閉症以後,很多家長都面臨精神崩潰的情況。她常常幫助這些家長疏導情緒,讓他們接納自己的孩子。“只有我們接納了自己的孩子,這個社會才會接納我們的孩子。”

▲上班路上,一束光打在森友的臉上。

森友小的時候,總會有一些怪異的動作,徐奶奶一直在他後面默默跟著。但是,徐奶奶堅持帶森友出門,讓他接觸這個社會。她說:“只有我們家長放下了自己的尊嚴,孩子才能更有尊嚴地活著。”她還說,希望所有自閉症孩子都能像森友一樣,成功走入社會,有尊嚴地生活。

聯絡作者:歪歪
歪歪更多文章
看過這篇的人也看過...
×